羽岛清子Sayako

这里清子,是个coser/cv/唱见,或许能成为写手/画师?

蹲了蹲了

极东深海:

画了PVC透明贴纸!因为打算先实验效果所以只做了枪阶和仇尺一共两款,效果不错=v=首发cp23,应该会开通贩! 

手动@大帝

银河尽头:

万圣节王妃  点击就送鸭!

【在我梦里领取。】

好久没画画了
摸一个Ray
快双十一了,我还要买C服,有人可怜可怜孩子买几张画么

拍片一时爽,感冒火葬场呜呜呜


今晚都辛苦啦~虽然天气不太好(但是拍出来意外的好看)但是很开心~
姐姐大人!爱你哦~ 砂姐姐真的好可爱!
霉菜菜 的jio要早点好起来鸭!妆真的太神仙啦!
一方,我真的除了牛逼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陌上老铁的后勤!搬灯辛苦啦!

黑子真的太可爱啦~
Dear my friend everyday and night,
always be with you~

今晚去拍炮姐黑子双人正片哦~开心
这个毛我真的尽力还原了QWQ我技术太菜(我!素颜!无所畏惧!)

Fate / Incessant Fetter(五)

“那我就不客气啦!”Saber的铠甲在赤雷的映照下射出耀眼的红光。看来,这孩子还真是没尽兴啊。狮子劫长叹一口气,真是服了这个调皮鬼了。不过Rider也没有任何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他好像只是想和Saber好好较量一场,不愧是英雄啊,虽说不知道他的真名,但生前一定也很受人尊敬吧。

Saber抡起巨剑朝Rider砸去,却被Rider灵巧地闪开。Saber猛一回头,只见长枪的锋芒指着自己,忙甩剑架住枪柄,两人相持不下,Saber突然跳上前,狠狠地踹了Rider一脚,将Rider弹开了好远。

狮子劫感叹,不愧是这孩子,打架永远这么不着边。

“看你的铠甲,本来以为是个庄严的骑士,却不想是这么个小流氓啊。”Rider刚被踢了一脚,略弯着腰,但很快又站直了身子,继续用枪指着Saber。

“我虽然是骑士,不过要是拿那种繁文缛节来评判我,可就大错特错了。还有啊Rider,你刚才不也跑到我身后去了吗!”Saber并不觉得自己的战斗方式有什么问题,反而据理力争,对Rider毫不服软。

“抱歉抱歉,是我失言。”Rider并没有气恼,而是爽朗地笑了起来。“看来你确实是个很机灵的对手呢。虽然很想和你大战一场,但是我的主人已经在呼唤我了。再见咯~”

“喂!你这家伙!你这不是明摆着来试探我的吗!你这个卑鄙小人!”Saber大喊着想要追上去。

“呐Saber,你确实是值得一战的对手,但是我作为从者有服从命令的义务,如果我的御主允许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所以做好准备吧!”Rider跳上战车,消失在了云端。

“切!”Saber发出很不愉快地声音。

“下次啊,如果他不带御主的话,打到他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狮子劫显然已经对刚才的对手做了分析,但是语气却并没有十分的自信。

“喂御主,你在说什么呢!难不成你害怕他们吗!”

“嘛,如果那两位,不,三位,都出现的话,还真是有点可怕呢。”

“哈?三个人?”

“Rider的御主,可是两条鬣犬啊。” 

【犬夜叉续】潇潇暮雨幻月夜(二十二)

眼看着雨带着伤独自闯进了结界,戈薇的第一反应就是去追她。

但那轮残月只在戈薇眼前晃了一下就消失了。

“戈薇,你想去帮她么?”犬夜叉紧追着,来到面对看不到的结界发呆的戈薇身边。

“她还受了伤不是吗?”

“要是连这点小伤都对付不了有什么资格做半妖?”犬夜叉的眼神有些黯淡,变成人态直接导致他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不止一拍。就算不帮那个奇怪的小鬼,帮杀生丸也……犬夜叉抬起头,却和戈薇一样,只能看到清冷单薄的星光,努力地奔向这片它们在平时显有登场的大地。

天快亮了吧?

 

金星跃跃欲出,幻夜看看发出的光芒越来越暗的妖气石,长叹一声,看来,只能先试试在天亮之前把这群人解决掉了。

黑色的羽毛如雨一样密集地打向正翘首期盼着杀生丸珊瑚四人出现的众人,弥勒匆忙掷出驱魔符,犬夜叉举起铁碎牙的刀鞘,张开了结界。

“就算你们侥幸逃出了结界,也逃不过内心的黑暗……”幻夜现出真身——一只硕大的乌鸦,用喙死死地咬住刀鞘的结界。

原本透明的结界像是一碗清水中滴入了一滴墨,以喙为中心,迅速变成黑色。

“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防止我恢复……”

“半妖,你就用自己的眼睛看着吧!”

    “什……”

    很显然,幻夜不仅仅是染黑了结界,还为它注入了力量。

    我的结界是靠着吸取绝望与痛苦生长的!

    幻夜在心中默念。

    对啊,绝望。难道,我幻夜……不,我火阑姬也会……绝望?